您的位置:主页 > 生活新闻 >

专访黄才伦:与卢靖姗意外地拍了一场“速度与激情”_

时间:2018-11-07 02:01来源:未知 点击: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二十二岛主) 印象中最早认识黄才伦是在《欢乐喜剧人》的舞台上,他作为踢馆选手参赛,可惜“一轮游”,很快就被淘汰。但是他的喜剧风格却给人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不同于其他选手打“安全牌”,他的喜剧作品极富想象力和创意,当时节目组给他的定位就是“喜剧怪才”。

再次见到黄才伦是在《李茶的姑妈》上映前夕,这位之前在《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等影片中,只出现在开场戏部分的“龙套”,突然摇身一变成为了这一部的男主角,而且需要挑战饰演两个“角色”,一个是?丝职员黄沧海,一个是假扮的姑妈莫妮卡。如此高难度的表演,对黄才伦来说倒没有太大的难度,毕竟这出话剧他本身已经演过上百场,积累了丰富的舞台经验,所以来到大银幕上也并不胆怯。

谈到这次剧中的合作对象卢靖姗,黄才伦坦言之前根本没有想过会找到这样的大美女来出演姑妈一角,但她的气质与姑妈这个角色十分契合。同时她还爆料卢靖姗胆子很大,两个人在拍彩蛋部分的车内戏时,上演了一出真实版的“速度与激情”。黄才伦回忆起来至今还心有余悸:“她对这种快速的车非常适应,那场戏拍几条,我的脸都白了,心脏也不太能受得了,还好没有拍车内,我在车里边已经脸是煞白了。”

谈到从“龙套”到男主角的感受,黄才伦表示自己绝非“一夜成名”,而是在话剧舞台上多年积累沉淀才有机会出演这个角色。他希望更多的的观众聚焦《李茶的姑妈》这部难得的“架构喜剧”本身,至于自己,未来还将在麻花的喜剧中继续贡献力量。

已经定档明年大年初一的麻花下一部作品《日不落酒店》,目前已知黄才伦仍为主角,这位“喜剧怪咖”还将带给我们怎样的惊喜,让我们拭目以待。

演“姑妈”具有多重挑战,黄沧海身上有自己的影子

凤凰网娱乐:《李茶的姑妈》这个话剧,之前你演过上百场,最初演这个话剧的时候有什么挑战吗?

黄才伦:最初的挑战是来自多方面的,一方面是男人到女人的一个转变,这个转变,因为剧中角色设定他是一个银行的职员,他本人这个角色不是演员,所以说这个表演尺度是比较难以把控的,一方面不能演的太像,太像就不符合这个人物的逻辑,另一方面,你不能演的不像,如果演的不像的话,整个剧中的其他人是不会相信这是一个女人,所以说这个尺度的拿捏是一个比较有挑战的事情,我们也是在创作中,整个主创团队不断的在沟通,不断的在调整,最后达到了一个比较满意的状态。

凤凰网娱乐:那从话剧到电影,觉得在表演上有什么区别吗?

黄才伦:话剧到电影的区别非常大,可以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表演艺术,话剧里边更多的是轮廓性的表演,因为观众就算离得再近,他也不会到你脸上去看,即便是第一排的观众,跟你也有个几米的距离,所以说它更多的是轮廓,肢体、语言和声音的处理,更关注的是这些。但是到了电影就不一样,这个镜头可以打的非常近,观众更多关注的是你在表情上表演的细节,和你动作上一个很小的处理,这些都是观众能看到的,所以在尺度上完全不一样,我话剧可以大开大合,抖包袱的过程中我的动作可以非常大,但是到了电影,这些东西都是有尺度的,我的表演肯定是有所控制,因为观众能看得到,所以说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表演类型,好在我受到的表演训练是都覆盖的,所以说转换的也比较快。

凤凰网娱乐:当得知要拍这个电影的时候,心里是觉得挺轻松的,还是会有点紧张?

黄才伦:既不觉得轻松,也没有说很紧张,只是说觉得这是一个值得挑战的事情,但是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好在我也确实有这个时间和基础,毕竟话剧演了百场,然后在这个过程中,我本身也是深度参与创作,所以这个过程中也算是一种准备吧,虽然这是一个被动性的准备,今晚六合开奖结果,不是为了电影准备,但是它在电影上是可以用得到的。

凤凰网娱乐:你自己怎么去理解黄沧海这个人物?

黄才伦:这个人物其实就是我们身边的人,我们在做话剧的过程中,包括麻花的电影其实更多关注这种小人物,你身边的人是什么样的人,这个人就是什么样的人,甚至可能都是你自己,就是最普通最平凡的一个人。这样的一个人,他有点毛病,这样的一个人,他也有点梦想,这样的一个人,他有点难受,这样的一个人,他也有点希望,正常人有的所有的感觉,他都拥有,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经历到一个巨大的误会,一个阴差阳错的架构环境中,他反而到了一个风暴漩涡的中心点的时候,这个特别小的人物,又没有什么力量,他怎么在这个世界里,完成一系列的事情?最后又怎么通过这个事件,给自己进行了一个升华,了解到一些事情?这就是这个人物的东西。黄沧海这个人物我本人也很喜欢,他有一定的我个人的东西在里面,可能是刚刚来到北京,有一段时间生活也比较艰难,等等各方面的吧,他是一个很综合性的人物,希望大家走到电影院去看,跟我沟通一下,是不是也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卢靖姗很符合“姑妈”气质,不小心拍了“速度与激情”

凤凰网娱乐:之前有想过说,到电影的时候,姑妈能找到卢靖姗这样的大美女来演吗?

黄才伦:那并不知道,当然在策划的过程中,包括后来的选角过程,是有一系列的定夺了,但是到最后确实也很惊喜,有个女神来参与这部,因为她很契合姑妈这个角色的设定,姑妈这个角色就是全球最神秘的女富豪,没有人见过。因为在我们创作的过程中,她是一个架构性的角色,世界上是没有这样的人的,但是我们脑海中能够去构建这样的一个人物,你能想象到,比如我跟你说一个全球最有钱的人,你脑子里有这样的概念,但细节上完全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样的,但是你看靖姗她有这样的气质,一个非常富有的女性。但你说一个人富有光是钱吗?不光是钱,他肯定还有一些心理上的,内在上的,所以说靖姗非常契合,我很幸运这个电影能有靖姗来参与。

凤凰网娱乐:你们在搭戏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事?对戏应该有很多笑场吧?

黄才伦:还好,靖姗笑场主要是在生活上,演戏的时候还是比较专业的,其实她很适合演喜剧,你别看她是动作戏出身的明星,她get点get非常快,非常灵巧的一个演员。她确实有很多优势,在拍姑妈的时候展现无疑,因为她拍过很多动作戏,她我记得有一场戏拍那个赛车,就是我们片尾的一个彩蛋,她开车,我就说来吧,你能开多快,她前边是一个断桥,我们当时踩点选的是一个断桥,我说你小心点,你这个车一旦刹不住下去可完了,她说你放心吧,才伦,没事,action,她就一脚把油门踩到底,车就走了,你电影里边看可能感觉那个车有一段缓冲,但在车里,我的天,她以前拍过车戏,她对这种快速的车非常适应,哎呦我的妈呀,那场戏拍几条,我的脸都白了,心脏也不太能受得了,还好没有拍车内,我在车里边已经脸是煞白了,她这个是真的厉害。

长期积淀绝非“一夜成名”,希望观众关注“架构喜剧”

凤凰网娱乐:从《夏洛特烦恼》你就有出现,这几部麻花电影其实都有你,从最早只有几个镜头,到这一部成为男主角,这一路有什么样的心路历程吗?

黄才伦:有点窃喜,哈哈,这是开玩笑,就是运气比较好吧,如果说你是一年前采访我,或者两年前采访我,我敢说一句话,就是《夏洛特烦恼》的话剧场次里,我的演出量是最高的,我演夏洛这个戏演的场次是最多的,但是现在不敢说了,因为这两年时间,主要还是在《李茶的姑妈》这个事情上。其实在《夏洛特烦恼》之前,我在麻花里边演话剧的数量也非常的大,可以说是一直以来的一个功勋演员。所以说走到今天,并不是因为我参与了《夏洛特烦恼》的开场戏,参与了《羞羞的铁拳》的开场戏,今天才走到男一号的位置,而是因为我这十多年在麻花一直以来的学习,包括表演等各方面经验的积累到今天,所以我比较幸运,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时势造英雄,因为把《李茶的姑妈》翻拍成了电影,我作为原话剧的男一号才有这样的机会。

凤凰网娱乐:心里已经做好一夜成名的准备了吗?

黄才伦:不能说是一夜成名吧,我更多关注的点在于这部电影作品能否给观众带来一个很好的视听感受,是不是能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我们真的是希望它能够承载麻花之前作品所有的好口碑,也希望它能够开启一个新的局面。因为它是一部很独特的架构喜剧,你说这些年来,我们中国国产喜剧电影里,有架构剧吗,年前有《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这是架构,但是那之后有没有说一个成熟的或者说是爆笑的架构剧,你想不太出来?所以它是这几年里很稀有的类型,同时它又跟麻花之前的作品不一样,所以我更关注的是观众能够在这点上去关注这部作品,至于说我是不是一夜成名,有这个奢望,但是还是看观众对这部电影的反馈吧。

三位师哥促成麻花机缘,曾经一年出演200多场话剧

凤凰网娱乐:你最早是怎么加入麻花的?

黄才伦:我在考到解放军艺术学院之前,在鞍山,就是我的老家,是在鞍山艺校学习的一个孩子,我在鞍山艺校有一个师哥,这个师哥可能说起来你们都熟,就是《夏洛特烦恼》的导演之一彭大魔,彭大魔在鞍艺是我的师哥,到了军艺上学的时候,那时候正好赶上沈腾在做《疯狂的石头》的话剧版,他说有没有什么好的一些苗子?大家给介绍一下,这个时候大魔就向腾哥推荐了我,因为我在鞍山艺校是他的师弟,他说这个人是在哪,他说在解放军艺术学院,那正好也是腾哥的师弟,同时,当时的《夏洛特烦恼》另外一位导演大非也是我在解放军艺术学院的师哥,所以三位师哥促成这样的一个缘分,在《疯狂的石头》这个项目里我参与到了麻花,那是非常早了,我当时还是大三,应该是2005年左右的时候,我在那个时候就参与麻花的创作,之后麻花的每一部作品我基本都参与了一些策划工作,出出主意,大家没事侃一侃,等于说我毕业了之后,到部队待了一年,2009年是正式加入开心麻花,但在2009年之前就已经和开心麻花一起干活了。

凤凰网娱乐:早年加入开心麻花的时候,演话剧是不是觉得挺辛苦的?

黄才伦:说实话,那个时候是很累,但是也很幸运,很开心,因为那个时候我们中国的话剧市场,不像现在这么成熟,那个时候演话剧,其实收入堪忧,甚至可以说是比较困难,但是还是一种热爱,同时也是刚毕业嘛,那个时候就是有一股冲劲,我记着我有一年演出量达到了大概二百二三十场左右吧。

凤凰网娱乐: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在演出?

黄才伦:我说这个概念可能正常人听起来也不觉得怎么样,一年才演200多场,但其实我跟大家说,这一年演200多场话剧演出,等于说我这全年都没有休息,就是一直在演,但是这也有另外一层角度,就是说开心麻花可以给演员创造如此之大的演出量,这在当时的话剧市场里是不敢想象的,你正常的话剧表演,一部戏演20场,就了不得了,很难想象一个演员在一年可以演200场话剧,这是什么剧团?这不是剧团,这是开心麻花,是为演员搭建的一个非常优势的平台,正是因为有这样大的演出量,才培养出了像我这样的一个很有经验的实干的演员,所以说相辅相成吧,能走到今天,也是运气很好。

凤凰网娱乐:今年正好是开心麻花十五年,你作为一个功勋演员,觉得开心麻花有什么样的成长和蜕变吗?

黄才伦:这个成长和蜕变完全是一种无意识性的,大家并没有想到,你说十几年前,我们就奔着电影走?没有啊,我们只是想把话剧做好,只是想把话剧做成观众喜欢的样子,想吃麻花现给你拧》是我们开心麻花的第一部话剧,这个概念你就能很清楚,观众想要什么,喜欢什么,我们来给你做呀,就是以这一种服务观众的态度作为创作理念,当时就是想做这样的一种话剧,做中国本土的原创喜剧,并没有想太多,所以说走到今天,这样的一个情景,我是见证人,但是也是百感交集,你让我总结出一种想法,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是挺好、加油,希望在今后的日子,能继续跟麻花一起努力。

“麻花”电影提前受观众检验是优势,喜剧带给人希望很重要

凤凰网娱乐:麻花的这种创作模式,就舞台剧到电影,其实一直存在一些争议,大家觉得这不叫电影,对于这种争议有什么样的回应吗?

黄才伦:其实不光是在电影这个平台,你说话剧的话,也都有很多人觉得,你开心麻花做的就不叫话剧,但其实这些争议是不在专业角度的,你要是从专业角度来聊,我们不仅做的话剧是话剧,我们做的电影也是电影,这是从专业角度来说,当然说这个争议的来源,可能是觉得麻花的电影,不是寻常套路,因为你正常做电影,电影为什么叫遗憾的艺术?因为你电影做完了之后,不会再有任何修改的余地,等于说所有做电影的人,包括演员到所有的创作团队,他其实是一种堵的状态,观众对这个东西的反应如何,他无法预知,完全不知道。话剧就不一样,我们这个包袱在哪,在话剧的过程中,是可以看到现场观众的反馈,但即便是这样,我们拍电影也不是说这个完全可以保证,其实都跟电影是一样的,只不过我们之前有一波话剧的考验,这是优势。但你要说不是电影,那肯定是电影。

凤凰网娱乐:怎么评价自己的喜剧风格?因为你之前上《欢乐喜剧人》的时候,好像大家对你的喜剧风格不是特别能接受?

黄才伦:其实这个问题我不太敢回答,因为我个人的喜剧风格和麻花的喜剧风格不太一样,麻花的风格主要是观众喜欢,然后大家再去做,我个人的喜剧风格是,我不管你喜不喜欢,反正我要做我喜欢的东西,这是两种状态。当然这个也不冲突,也不矛盾,如果有这样的机会,或者是有这样的一个任性的条件,比如说《欢乐喜剧人》,我算比较任性,香港地下合六彩开奖结果l,因为我并不在乎名次,我就想搞一个我想搞的东西,搞出来就行了,你给我最后一名没关系,挺好,因为我太任性了。但是你要是说麻花的风格,这不是,麻花主要是服务于大众,我其实也是不停的在这两者之间转换,同时也在做调和,比如说我个人的喜剧风格,我今天真的想这么演,但是这么演我估计大家不太能接受,但是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任性好不好?我们话剧其实是有这个空间的,比如说我一演演个几百场,我其中一场先试验一下,我们可以不断的做尝试,它就是给我这样的空间。我个人喜剧风格其实比较怪,很奇怪。

凤凰网娱乐:所以有人说你是怪才。

黄才伦:才不敢当,但是怪我敢当,我身边有很多人也都说才伦哥你很怪,我说那就对了,你说我怪我很开心,我很喜欢奇怪的东西。

凤凰网娱乐:你对于当下的喜剧环境有什么样的思考?

黄才伦:喜剧,归根到底是大家对喜剧的认识和态度,它其实存在很多角度,如果说我个人的话,衡量一部喜剧很简单,就能不能让你笑,能让你开心,然后在以这个作为基础的情况下,我个人在喜剧上再给予一层希望,我觉得喜剧一定是能给人带来希望的东西,你不能说一个喜剧看完之后,太黑暗了,这是喜剧吗?当然,我不排除有这样的喜剧,比如说黑色幽默,一些讽刺类的喜剧,它是有的,只不过我个人不会这么做,我个人更希望做一些让大家看完开心之后,同时还觉得对生活充满希望,这就是我的喜剧角度。当然这个完全没有对错之分,只是说我个人是这样的一种创作的角度。

凤凰网娱乐:未来在喜剧上还想做出什么样的尝试吗?现在女人也演过了。

黄才伦:这个是角色了,你要说尝试,我其实有大量想尝试的东西,当然这个东西要看环境和条件,一旦条件满足的话,我可能会做一些我想做的东西,就像我刚才说的,是一种充满希望的喜剧,我会去尝试做这样的东西,如果说有这个机会,我会先把它搬到舞台上,然后做一些检验之后,再做成电影,可能这是日后的计划,但现在不好说,一步一步来呗。

凤凰网娱乐:所以下一部麻花电影《日不落酒店》也是男主角,是吧?

黄才伦:要是麻花的老总就好了,哈哈哈。这个无所谓了,下一部麻花,无论是哪一部作品,我都希望能参与,是不是男主角这个无所谓,我能参与就好,最好还是开场戏。

凤凰网娱乐:所以这一部之后就要忙《日不落酒店》了是吗?

黄才伦:接下来的工作安排是未知的,但是总的来说,可能暂时一段时间会在影视和电影上多去寻求一些经验,然后多去训练训练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之后,我可能还会回归舞台。舞台重不重要我不好去说,但是它肯定是我心里一块不能放弃的地方。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